文史資料
新政協會議前夕毛澤東與黨外人士的交往
[作者:發布時間:2020-01-15 10:21來源:昆明市政協閱讀次數:98]

文/劉益濤  薛培松

1949年3月25日毛澤東到北平后,他與各民主人士接觸的時間更多了,不僅利用公開的集會、宴請、招待等場合與廣大民主人士見面,更多的是一一把他們請來,單獨會見,促膝談心。他在西柏坡時就開始這樣做了,到北平以后甚至在夜里也有人登門拜訪。

和詩柳亞子

▲1949年8月,毛澤東、周恩來與柳亞子合影

1949年3月28日,柳亞子寫《感事呈毛主席》。他在這首詩中流露出,雖然全國解放在望,而他個人卻有一種“退鋏”之意,“奪席談經非五鹿,無車彈鋏怨馮諼”,“安得南征馳捷報,分湖便是子陵灘”,以出門無車而彈鋏的馮諼自比,準備步嚴子陵的后塵回江南故鄉隱居了。毛澤東見詩以后,以諍友的態度,婉言勸解他,于4月29日寫了膾炙人口的七律詩《和柳亞子先生》。詩曰:“牢騷太盛防腸斷,風物長宜放眼量?!眲窳鴣喿硬灰剜l隱居,還是跟勝利的人民在一起為好。5月1日,毛澤東又去頤和園訪柳亞子,并聯步過長廊,乘畫舫同游昆明湖。5月5日,柳亞子回訪毛澤東,毛澤東手抄一首唐詩贈他。這些不僅說明了毛澤東和柳亞子的深厚友誼,同時表現了毛澤東幫助民主人士、與人為善的真誠態度。

“如和平解放北平,傅作義將功折罪,可以免除戰犯罪名”

▲1949年,毛澤東《致傅作義、薄一波公函封》

對和平解放北平有大功的傅作義,毛澤東關懷殊多。

1月28日,在毛澤東為中共中央起草的關于征求民主人士對戰犯名單的意見致東北局的電中,特別指出:如和平解放北平,傅作義將功折罪,可以免除戰犯罪名。北平解放后,毛澤東得知傅作義想見他,立即安排會見,于2月22日在西柏坡會見了傅作義。毛澤東遷居北平后,在香山又一次會見了他。傅作義在毛澤東的關懷幫助下,消除了因綏遠等問題產生的顧慮,于4月1日發表了早已擬妥、但近兩月始終沒有定稿的通電聲明。第二天,毛澤東及時復電給予鼓勵和肯定。8月,傅作義受毛澤東重托,親赴綏遠,實現了“綏遠九·一九起義”。9月,毛澤東代薄一波、聶榮臻起草致電,邀請傅作義、鄧寶珊以及綏遠起義將領董其武、孫蘭峰參加政協。

▲1949年3月25日,毛澤東、朱德在北平西苑機場閱兵。圖為閱兵前毛澤東與鄧寶珊親切交談

毛澤東對傅作義今后的工作也十分關心。毛澤東在香山雙清別墅會見傅作義和鄧寶珊時曾問他們開國后打算干點什么。傅作義說:搞水利可以直接為人民辦事。毛澤東便說:那你的意思想到水利部啦!就這樣,傅作義當上了新中國第一任水利部長。

使南京和談代表“各得其所,各盡其能”

▲1949年,毛澤東、周恩來與張治中在北平火車站月臺交談

1949年4月來北平進行和平談判的南京政府代表團,因簽定的協定為南京政府拒絕,歸路渺茫。毛澤東對他們的去向十分關心,曾指示周恩來爭取代表團成員全部留下,但須尊重他們本人的意見。如對張治中,他何時愿意回去,我們即可送他去香港或蘭州。這些代表最后全部留下并全部出席了新政協會議。張治中還為和平解放新疆出了力。9月27日,毛澤東告訴張治中,準備請他擔任西北軍政委員會副主任兼新疆軍政委員會副主任,并詢問是否愿意,張治中當即表示愿意做彭德懷的副手,為國家效力。

早在談判期間,毛澤東就開始分別與南京政府和談代表晤談。4月11日,毛澤東約見代表團成員李蒸,秘書長盧郁文,毫無拘束的談話足足進行了三小時之久。毛澤東在談話中指出:和平實現后,國民黨軍隊要改編,解放軍也要改編,都要成為國家的軍隊。所有國民黨軍隊原來的官兵,國民黨政府的工作人員,都給予適當安排,使之“各得其所,各盡其能”。毛澤東還一再問他們,國民黨在經濟建設方面有哪些人才。盧郁文后來回憶說:毛主席說的“各得其所,各盡其能”這八個字,給我印象甚深;毛主席這種為國求才,求才如渴的精神,是十分感人的。

對程潛禮遇有加

▲1952年秋天,毛澤東親自劃船與程潛同游中南海

對國民黨老前輩程潛,毛澤東是很敬重的,他爭取和幫助了程潛,使長沙得以和平解放。長沙和平解放對解放大軍順利南下,解放全中國有一定的影響。當時有些同志說,要是程潛在渡江戰役前就起義,與解放軍南北配合夾攻長江,南京政府就更吃不消了。毛澤東聽到后說:不能啊,那時白崇禧的力量還很強,控制著江南,程潛要這樣做是很為難的!這說明毛澤東是很體諒像程潛這些人的處境的。

程潛被邀請參加新政協,于9月9日抵達北平。9月4日,毛澤東指示周恩來、聶榮臻:程潛9月2日抵漢,4日由漢動身來平,請即令鐵道部注意沿途保護照料,不可疏忽。問準火車時刻,請周恩來組織一批人去歡迎,并先看好住處。毛澤東在北平親自到車站去迎接被邀前來參加新政協的民主人士一共有兩次,其中一次就是去迎接程潛。毛澤東還親自設晚宴招待,登門拜訪,并在百忙中邀請程潛同游天壇。

一次,毛澤東單獨約見了在程潛身邊工作的程星齡,談起了建國后程潛的工作問題,毛澤東說,頌云(程潛號頌云)是老前輩,他從事革命時,我們還是學生。我想頌云屈就中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之職,論班輩就感到有些為難。請你考慮同頌云婉商一下如何?程星齡回答:他一定會欣然從命的。毛澤東堅持要程星齡回去同程潛商量一下,明日給回信。此后,毛澤東還考慮到程潛舊部多,其中可以安排工作的要盡量安排,有的還向他要點錢,他本人也可能想給舊部一點錢,所以決定由政府按月送程潛5萬斤大米(折合人民幣5千元)作為他的特別費。還為程潛在北京準備了房子,讓他可以隨意在北京、長沙兩地居住,安度晚年。

兩邀宋慶齡

▲1949年6月19日,毛澤東致宋慶齡的親筆信

毛澤東另一次親自到車站迎接的是孫夫人宋慶齡。毛澤東曾兩次邀請孫夫人北上參加新政協。一次是1月19日,毛澤東與周恩來聯名致電宋慶齡,告訴她新政協即將召開,希望她能參加籌建新中國的偉大事業。當時宋慶齡在上海受到國民黨反動派的嚴密監視。行動不得自由,這封信幾經周折才轉到她手里。中共中央特別指示,孫夫人由滬北上,以安全為第一,如有危險,寧可不動。5月,上海解放了。毛澤東特派鄧穎超親赴上海迎接,并帶去毛澤東6月19日致宋慶齡的親筆信。信中說:“重慶違教,忽近四年。仰望之誠,與日俱增。茲者全國革命勝利在即,建設大計,亟待商籌,特派鄧穎超同志趨前致候,專誠歡迎先生北上。敬希命駕蒞平,以便就近請教,至祈勿卻為盼!”信中所表現出的尊敬與誠摯,在今天讀來仍舊非常感人。因為北平是孫中山逝世的地方,宋慶齡一想起心里就難過,所以從不想到北平來。但在毛澤東的邀請下,為商討建國大事,宋慶齡果斷地同意到北平來。在鄧穎超等陪同下,宋慶齡于8月29日從上海抵達北平,毛澤東親自到車站歡迎。

見證李達重新入黨

▲1958年4月,毛澤東在武漢會見李達(前排中間),時任中共湖北省委第一書記王任重(右一)

李達是中國共產黨的創建人之一,是毛澤東的老朋友。李達雖然在1923年脫黨,但還是繼續為黨做了一些事,對宣傳馬列主義是有功的。當年,負責湖南黨組織的毛澤東并沒有因為李達脫黨而嫌棄他,有什么工作仍叫他做,他也經常向湖南黨組織推薦進步學生入黨。1927年,李達還曾在武昌毛澤東舉辦的中央農民運動講習所講授馬列主義理論,還受毛澤東之托,做過唐生智的工作。自1927年和毛澤東在武昌分手后,整整二十多年未見面。

新政協召開前,毛澤東曾三次電示華南局,催促他們迅速找到并護送李達來解放區。李達到北平后,毛澤東派人驅車到車站迎接。5月18日,毛澤東特邀李達到自己的家里敘談。這天夜里,因毛澤東習慣在夜里工作,李達便在毛澤東的床上睡下了,一覺醒來,毛澤東還在批閱文件。幾天后毛澤東致李達信,因考慮到李達健康欠佳,要他先安下心來休養一些日子,工作問題待體質增強一些再說。毛澤東于7月21日、26日兩次致信周恩來,說已和李達談過,他愿任湖南教育廳長,請周考慮即決定李達任此職,并說已囑和葉劍英一道去漢口,轉長沙,參加接收工作。以后李達出席了人民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并當選為委員。

1949年12月,由劉少奇介紹,毛澤東和李維漢等人作證,黨中央批準李達重新入黨。毛澤東懇切地對李達說:早年離開了黨,在政治上摔了一跤,是個很大的損失。往者不可諫,來者尤可追。又鼓勵他說:你在早期傳播馬列主義還是起了積極作用的。大革命失敗后到今年的二十多年里,你在國民黨統治區教書,還是一直堅持了馬列主義的理論陣地,寫過些書,這是有益的事。只要做了些好事,人民是不會輕易忘記的。

(本文選編自《迎來曙光的盛會——新政治協商會議親歷記》,中國文史出版社出版。文章標題和文中小標題為編者所加。作者劉益濤,曾任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毛澤東研究組生平小組組長,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研究員)

国产亚洲欧美在线专区